最近看了一部以前上映時沒看到的大陸舊片
"菊豆"-由鞏俐與李保田主演
不論劇後的悲慘來闡訴違反道德應有的結局
而是訴論積怨成仇的來源
患有宿疾的染房老闆晚年納一新妻  由於先前毫無子嗣 就把傳宗接代的希望全放在新妻身上
  但老頭就是有些惡習  在房事上有性虐待行為且總是一付買妻大爺的姿態
為人妻雖每早一起身就是傷痕累累 鎮日也是差來遣去 但該忍還是得忍 終得一日
老頭外出辦事 宿疾病發卧倒荒野 一條命雖是撿了回來  但就此廢了下半身
至此往後的生活全要看年輕妻子的臉色 任由丟棄睡舖 還因不安分而放置木桶懸吊樑上
這可大大出了當初受虐人的一口怨氣
 
不久前在中國時報副刊看了一則文章
日本普遍存在著男尊女卑的社會現象
在家庭中男主人都是擺著颐指氣使的態勢 女主人也就必須必恭必敬的忍氣吞聲
夫妻至老
男主人一旦患得半身不遂卧病在床的疾牢
那就是換人看人的臉色過活了
所以 日本普遍的壽命是女性高於男性
是在等待吧
 
等待是一種煎熬
但一旦在享受成果時 煎熬好像就是值得的過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ban 的頭像
Aban

Aban的部落格

Ab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